因為一場誤會而引起了些許人士對 Code of conduct 的關注,身為女性開發者,我認為這樣的風氣是極好的。只是整起事件最妙的地方,是兩位女性參與者因為這個小風波而四處去向發難的男性參與者道歉。女主持人因為意外出借私人電腦,卻因為講者無心露出桌面的比基尼泳裝照(Victoria’s secret 的廣告照片),當下引發台下參與者在 Twitter 上眾聲嘩然,而這樣的意外在當時已經與發難的幾位外國與會者解釋清楚,沒想到卻引發了 twitter 上不同網友對此事的論戰

CoC 的範圍到底應該有多廣

說來有趣,其實關於 RubyConf 2014 的 CoC 是其中一位在小風波中率先發難的朋友「阿仁」@plexus 在籌備時對我提出 Issue,最後中英文版都是我本人親自一字一句斟酌而成,對我來說,對於 Ruby community 的紳士們義不容辭的站出來為女性喉舌,衷心感到溫暖感謝。

詭弔的是,紳士們的發難,是因為誤會了電腦桌面的比基尼泳裝照,是由一位中年大叔所持有(我不是歧視中年,只是陳述事實),我當下對於這項解讀的解釋是擁有比基尼照片的是一個可愛的女生。立刻有人覺得不妥當:難道女生就可以擁有比基尼照片不被譴責嗎?,身為大會的一員,我的反應是就發言疏漏道歉,因為我認為有這麼多的紳士在保護這個社群的友善我樂觀其成,只是撇開身份,我想問的是

無論性別與目的,擁有一張比基尼照片就應該被譴責嗎?

這張照片至始至終並沒有被預期會出現在會場,只是單純的欣賞台灣沒有櫃的 Victoria’s secret,單純欣賞(甚或是期盼成為)照片上的美麗身軀,這件事情應該被譴責嗎?女主持人 @sho0416 因為維護大會必須否定自己的價值觀為這起風波道歉,也許一開始放在桌面大概只是想買這套 Victoria’s secret(未經查證XD),她應得這樣的譴責嗎?

當欣賞與讚美一定要被解讀為一種色情與惡意,無怪乎會有 RubyKaigi 2013 稱讚台灣女生可愛這樣幾乎是文字獄的事件發生,我想問的是,究竟是發言人帶上了有色眼光看待台灣女生可愛讓作者不快過分,還是這個指著無心者譴責冒犯色情的作者心裡已經把女性這樣那樣的想過一輪更加令人髮指?當然我不再指責這位先生,他畢竟希望保護女性,而且印象中已經向當事人簡單道歉(非公開的,這段如果有誤我會修正)。

更多的來說,如果今天我(生理性別女生)帶了電腦桌面是我自己穿比基尼的照片,我大方展示欣賞自己身體的美麗,這是應該被譴責的嗎?

有人會持有一種觀點「因為你讓我覺得被冒犯了,不舒服了」所以認定這樣的行為違反 CoC。如果因為我的身體並不如社會觀感的美麗,你感覺看到比基尼的照片不舒服,如果因為我生理性別為男性卻穿了比基尼讓你感覺不舒服,在非故意的情況下我不小心讓你看到了我的電腦桌面,我應該被譴責嗎?

還有更加過分的,如果我今天是同志,我可能光是存在就已經讓很多恐同患者感覺被冒犯了,不舒服了,你要對我譴責嗎?

難道,這都不是因為被冒犯者已經先行的歧視或是戴上了情色的眼鏡去蓋棺論定我的桌面,才感到的「不舒服」嗎?

後來我感覺對這樣的議題很憤怒,因為它早已被論定色情,而真正的,我們女性開發者,或是說在台灣的理工世界,真真正正每日被冒犯的地方卻無人追究。我有為數不少的學長同事開口就帶著道地的黃腔,我們每日不知道被多少男性在背後論定美醜胖瘦,一堆人開口就是「幹」「屌」等等的(包含某些生理性別為女性者),我其實不相信在 RubyConf 的兩天活動中完全沒有出現,這其實才是道道地地不折不扣的冒犯定義,你為何不追究?還是你當下完全不感覺到應該追究,而到了一個比基尼女郎出現,你就感覺到色情,定義為冒犯。

就算是我也不會追究,對我來說,很多事情其實本來沒有那樣子強烈惡意的時候,真的不必刻意的去解讀成惡意,否則你的人生會敏感到沒完沒了。

你怎麼看這個世界,這世界就是怎樣的。

我親自寫下了 CoC 的每一個字,而我會想要讓你知道,我們當初不是為了讓這樣的宣言成為無窮無盡的過度解讀。

「其實我是要講 Railsgirls」

我個人對於@yorkxin所持的論點確實是從來沒有深思過的,在三屆的 RailsGirls中,我們幾乎全部時間只專注在

  1. 如何讓女生感到放心安心願意踏出第一步
  2. 如何調整教學內容與進度

這兩件事情上,而從未去想過台灣鐵道男孩們已經有一群人對此感到不滿 XD

最重要的是我才愕然發現,其實深感不滿的原因也包含

這部分的隱含暗示我會跳回 CoC 段的結論,「你怎麼看這個世界,這世界就是怎樣的」。

但無論如何,我覺得這樣的論證是很好的,雖然是從負面疑慮來引發。在這些問題中,我還是第一次對深深感謝自己的染色體,雖然因為生活在理工人生中大部分時間我其實並不喜歡它,不過這次有機會讓我染色體正確的發言回應:

這再一次的表現出男女有別的事實,女生比起數字(能力、智商),更加在乎心理上的事物。我想起 RubyConf 中我曾經有機會與 Womany 的資深工程師與實習生分享我對於 Womany 電子報的看法,就印象節錄一段在此

夜深人靜的時候,妳是否也感到寂寞了呢?…

我自己是比較大剌剌與男生處慣了的女生,基於好奇也訂閱了 Womany 的電子報,她真的是一種非常不同的風格,非常的… 情緒化(Emotional),我那時候是大笑著對兩位 Womany 的成員說,這在我(不太女生的個性)看來常常是一種「關你屁事啊!(XD)」的風格。但是,他們兩位都說以數據來看,很多女生真的是吃這一套的,甚至會回信表達自己感受到溫暖或安慰。今天如果不是 Womany 出品,上面那段文字甚至會看起來像是一種不良的奇怪詐騙廣告啊。

我想說的是,女生真的是一種不同的生物,是不是歧視,端看你從哪個點切入。有幸加入 RailsGirls 的 coach,我真心敬佩這一群總是心心念念「如何讓女生更感到尊重」、「如何更加給予女生實際的幫助」的工程師男人們,關於這個活動中許多細膩處的考量,我常常是覺得真的是太為難這群人了 XD

節錄自@manic的小故事

說故事:RailsGirls Taipei#1 籌辦會議
-------------------------------------------
要舉辦 RailsGirls#1 了,主辦人和教練們對一件事很憂心:如果沒什麼女生報名怎麼辦?
「開放男生報名如何?想學 Rails 的男生肯定不少吧?」有人問。
「可以開放男生?」
「嗯,不過還是女生優先的樣子。」
「我覺得限女生好了,因為我如果不限男女我怕會有女學員會不敢報名,以往不分男女的 Workshop 不是都男多女少嗎?」
「...如果萬一到時候男生多女生少的話我們還要辦嗎?那還能叫 RailsGirls 嗎?」
大家想像了一下。一陣沉默。
「...哎,我想還是就限女性好了,如果到時候男生多女生少感覺很不像話啊,我相信想學 Rails 的女生還是很多的,如果真的人不夠,我們再來考慮好了。」龍哥輕嘆了一聲。
開放報名後。
「一天 300 人,娘子啊…快出來見上帝啊...」
「哈哈,之前擔心這麼多結果看來是多餘的啊。」眾人都放下一顆心,頻道上都是祝賀之詞。
然後過了幾小時,@mufan 開始哀嚎「300 人取 30 是要我們怎麼選啊......」

By the way, @manic 也因為考量到 RailsGirls 有後續學習的需求,努力花了非常多時間與心力開辦 LTRT,每週二晚上召集有空的教練持續為學員更上一層樓,風雨無阻。

不同於原始版,台北 RG 有女性限制,現階段不開放讓男生參與(那不是 do not, 而是 can not),也不同於原始版,這不是一個一天半就結束的活動,而是一場馬拉松式的耕耘。

Open source community

而我其實也在這個領域未久,我認定的 open source community 是開放且自由的,對我來說,也許在 open source community 積極參與可能附帶「成名」的好處,然而任何人都不應該抱著這樣的信念參與,因為這根本性的違背了 open source 的精神。

RailsGirls 會起質疑聲浪,或許有部分原因是她小小的在台灣女生中吹起了小旋風,同樣限制女性的 open source 活動與團體像是 WoFOSSPyLadies 因為目前參加人數不多所以沒有人會特別去質疑說為什麼。

我曾經在 OSDC 2014 上與主辦人依瑪貓聊過,對我來說,我也想深入學習 Python ,不過看起來 PyLadies 上面不是給無基礎新手,目前好像不是手把手教學而類似讀書會,門檻較高,適合有一定基礎的女生,受眾自然較少。並且我認為,對 PyLadies 而言,她們也是一群全心想把這些推廣給女生的組織,在這個立足點上,早已沒有人在分神性別之爭。

我想說的是,例如我與依瑪貓的交流,對我與對她而言都不是一場競爭賽(competition),比哪邊人多,哪邊好哪邊不好,同樣是開源社群,我與她都只著想「如何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而令我感到驚訝的是這則回文

我從不覺得 RailsGirls 是一種「體制」,或是任何的群體在 open source 的世界中是「體制」,既然從來不存在體制,又何來衝撞或是「體制外處理」?

我想說的是,如果今天你所看見的事實是你認為社群分裂在發臭,發臭的究竟是某些人帶有各種定見與想望的心,還是只不過是道不同呢?我這個段落也許是本篇文章中口氣最重的,我想說的是,open source 的精神是開放與自由,請不要把這件事忘記。

在 Conf 中,我曾經與 Heroku 們交換意見,他們認為台灣的 RailsGrils 社群竟然可以如此壯大是個奇蹟,我的回答是「因為台灣都是同一群人在跑同一個社群,很多不同語言甚至都同樣是一群人」。他們表示日本因為學習使用 Ruby 的人太多了,每一個小地方都有自己的小社群,所以人數就是都很少(所謂遍地開花),這意味著他們的推廣已經成功,當然相對的壞處就是人數都很少,而反過來羨慕台灣社群。

如果你對於社群有想要推向它走向更好的方向,我認為所有的人都應該歡迎任何人的加入,並且感謝你的貢獻,這件事的本質就像是民主,我們不該造神,不該有一個 Leader,不該有一個體制,每一個人都應該可以有權決定或給予建議,為何會覺得自己已經身處在「體制」之外?

推薦一下這個已經有段時間的解釋 open source 的影片

我希望的社群,是一群人只想著讓世界變得更好,我希望你也會因此有相同的夢想,如果你覺得要 fork 出來改進,我也隨時願意提供協助。我這樣的人更多,就不會有所謂發臭的分裂。

以上的言論,我不該聲稱合理使用,因為那都只是在茫茫網海中剪輯了片段,經由中天以後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片段剪輯是很可怕的,所以被片面引用者有疑慮歡迎建議我改善。